武汉热线 - 武汉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对话访谈 > 胡先煦:想在40岁退休 之后只接喜欢的戏

胡先煦:想在40岁退休 之后只接喜欢的戏

发布时间:2020-10-30 17:19:23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刘燕秋
“我希望自己40岁之后不用再把精力放在赚钱上了,不用为谋生计去做一些事。”

胡先煦

胡先煦

《棋魂》官方剧照

《棋魂》官方剧照

《棋魂》原著作者堀田由美在看过真人版正片后,向制作方发来亲笔手写信,称新版《棋魂》让她“心生雀跃”,他也认可了演员胡先煦的表演,称赞他塑造了一个“比原作品更淘气的小光”。

如果你看过网剧《棋魂》,也许会有类似的看法。胡先煦活灵活现地呈现了一个少年的形象——不是偶像化模板的帅气有型,而是那种普通高中生应该有的样子。

胡先煦:现在想40岁退休,保持生命中的“随波逐流”

这是一位零零后演员,8岁时登上央视,11岁出演了第一部电影,那一年他的生日愿望是拿奥斯卡影帝。出道之后,胡先煦在近十年里出演了多部热门影视剧,2016年的《小别离》让更多观众熟悉了这个男孩,之后他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如懿传》、《老男孩》、《陪读妈妈》等各类作品中也都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童星出身的胡先煦演遍了影视剧里的“儿子”,《棋魂》则是他成年之后拍的第一部戏,也是她第一次在影片中出任男主角。这部剧改编自崛田由美原作、小畑健作画的日本经典漫画《棋魂》,讲述了男主角时光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一个古老的棋盘,从而认识了盘踞在棋盘内的南梁围棋第一人褚嬴,在他的熏陶下逐渐对围棋产生兴趣,励志成为职业围棋手的故事。

时光的逐梦故事和胡先煦自身的演艺经历之间有一种相似性,虽然他们所处的行业不同,但都有自己热爱的事情,并愿意为之奋斗。在胡先煦看来,剧中的褚嬴和俞亮也可以类比为一个人在逐梦过程中可能会碰到的两类重要的人,一个是动力的来源,一个是惺惺相惜的对手。

20岁的胡先煦对年龄有着微妙的感知。18岁接受采访时,他曾对记者说,希望自己长得快一点,“很期待以后的生活,大家不把我当一个儿童看待的时候,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如今,他希望自己能把时间“往回过”,对自己也有了更清醒的认知。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仍然有一种未被行业规训的生命力。在接受界面文娱采访时,胡先煦讲述了自己的愿望,希望能在四十岁时退休——不是什么都不干,而是可以不用为生计发愁,只拍自己想拍的戏。

界面文娱对话演员胡先煦

界面文娱:刚才说到随着年纪的增长,你觉得自己没有小时候那么外向了是吗?

胡先煦:是有一点往里收。我觉得可能这也跟疲惫程度有关,而且有时候也分场合,在特别熟悉的环境下我可能会更外放一些,但如果是在一个新的环境里和刚认识的人在一起,我可能就没有以前这么外放了,但我倒不觉得这是逐渐被岁月洗礼或者被磨平棱角,可能自己在慢慢变化,我很喜欢这种变化,也没有刻意去排斥。

界面文娱: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有这种变化的?

胡先煦:以前自己的想法会比较稚嫩,经历了一些事之后,可能也在潜移默化间改变一些自己的想法,基本上是从开始认识到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开始的。

界面文娱:能具体讲讲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吗?

胡先煦:其实我以前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厉害、演戏很好之类的,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就会慢慢发生变化。但是你说有某一个强刺激吗?其实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受到某种强刺激,就是慢慢随着眼界的打开,遇见了更多不同的人和事之后,你在惊叹于这个世界之大、人外有人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厉害。

我现在是联合国人口基金的青年使者,之前也参加了一些联合国的活动,去了非洲,在那里看到了很多我们以前只能在教科书或是互联网上看到的地方。比如我去了贫民窟,才意识到原来有这么多孩子没有饭吃,没有干净的水源,没有好的居住环境,没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机会,连名字起的都是那么随意。可能我们觉得小时候玩的那种两块钱一个的沙包不算什么,但他们就连这种沙包都没有,拿几个垃圾堆里捡来的臭袜子团成一个沙包,就这样丢来丢去。当你意识到自己能看到的东西其实很少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好,其实可以做更多事情。

界面文娱:你去非洲待了多久?

胡先煦:差不多一个多礼拜。其实我看到的还是很少,我也没有真正和他们一起生活过,也没有真正走进他们的生活,我只是作为一个外来者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去旁观了一下而已。说有多么感同身受,其实没有,只是被震撼了一下。当然也算是看过了对吧?总比没有看过的好,总比在网上看视频看图片更能感同身受一些。

界面文娱:回到《棋魂》,你之前没看过这个漫画吗?当时是怎么接的这个项目?

胡先煦:一开始的时候,我知道有这么一个戏要开拍了,我本身也是一个非常爱看漫画的人,也想看一看这个故事是讲什么的。当时制片人老师和导演都跟我说,其实你和时光身上有相似的地方,你可以来出演这个角色,我就说那我看一看,我看了之后觉得非常喜欢,所以就来争取。我觉得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最重要一点是,他走的那条路和我走的那条路其实是相近的,我和小光都是为自己的爱好去追逐一些东西,去一点点靠近自己热爱的事情,所以我跟这个角色之间有一些可以共情的地方。还挺感谢这次机会的,能够出演这个作品很开心。哪个孩子没有幻想过自己也是漫画中的人物,但这次就成真了,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

杀青那天我已经哭的不行了,因为很舍不得,直到现在我也很舍不得。而且我在内心一直相信,即便我不再演这个人物了,即便是这个戏已经演完了,我也相信他一定在那个世界里为他热爱的围棋在努力着,他还在和他身边的朋友发生着一些故事,我还是相信他一直在过着他想要那种生活。可能时光以后也会逐渐变得成熟起来,他可能向着自己的目标更加卖劲,他可能变成了围棋九段那样厉害的人,拿了很多世界级比赛的奖,他可能和俞亮还是没有分出来胜负,但无论如何,我一直相信他的故事还在继续。

界面文娱:所以拍完这个戏之后,对你来说相当于多了一个平行世界?

胡先煦:其实我以前是不会想这些事的,但是这个戏让我开始有了这个概念。其实之前每一部戏结束之后,我都会在心里暗暗去想他们之后会发生什么,只不过我以前没有这个概念,我是通过这个戏关注到了这一点。我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相信我演的这个角色是真实存在的,自己也一直在牵挂着这些角色。每一个角色都一样,萧元时也好,萧晗也好,丁一一也好,张小宇也好,这些所有我演的角色,我时不时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想他们现在在干嘛,我觉得这个感觉特别有意思。当然我已经不觉得他们是我了,我肯定是从这个角色里剥离出来,我变得独立了,但是我还是会常常念及他们,这个事我觉得挺浪漫。

界面文娱:当时有一个选择的过程吗?还是导演直接就定了你来演?

胡先煦:选角的过程其实是挺感谢刘畅导演的,他一直很信任我,他也一直告诉我说我肯定能把这个角色演好。其实与其说是我选择他们,不如说是他们选择了我。

界面文娱:你觉得这个角色跟你之前演的角色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胡先煦:我觉得最大的不同首先是角色分量不一样,以前我都是在一些偏重家庭的剧里演儿子一类的角色,但是这部剧其实聊的是成长的道路。我从大概十三四岁演到了十七八岁,这个跨度对每一个男孩来说都是相当大的。虽然从18岁到30岁也是一个很大的跨度,30岁到40岁也是一个跨度,但是我觉得年少时光这种跨度其实要更大。咱们来想一下,同样是差5岁,从10岁到15你听着是不是还好?但是从15岁到20岁这个跨度可能很大,虽然都是过了5年,但是分量完全不一样,因为这是一个特别能决定你一生走向的阶段。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正好是15岁,经过高中三年需要选择自己的职业方向,要不要艺考?要不要去画画?想学播音主持吗?想学IT吗?你想做哪一方面的工作其实都是这个年龄段决定的。这个年纪其实能决定你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人生,这个过程我特别喜欢,而且我觉得它很重要,包括你看我,我很早就喜欢演戏这个事儿,然后慢慢把它从爱好发展成了专业,等到我大学毕业这就是我的职业,对吧?

而且你想这个戏从小光十三岁讲到十八九岁,自从有褚嬴这个角色陪在身边之后,他对围棋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排斥到后来慢慢产生好奇,后来即便褚嬴离开了,他也依然爱着这件事。这个过程是非常打动人的,就跟我拍戏一样,小时候觉得好玩,后来发现自己可以选择去玩的选项越来越多了,但我依然很喜欢这件事。那就是热爱,热爱才会打动人。

界面文娱:对你来说,在整个的人生选择的阶段,其实是不像一般人那样到了高中你才决定要做什么。

胡先煦:对,拍戏是我第一次接触就很离不开的一件事,我觉得太有意思了,所以你说得对,我可能算比较早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那类人。

界面文娱:小光和褚嬴之间的关系,小光和俞亮之间的关系,你觉得哪个对你来说更难把握?

胡先煦:这个戏我觉得最大的难点是,时光跟俞亮之间的感情和跟褚嬴之间的感情完全是两种感情,他们其实也代表了你生命中的两种人,一种是指引你来到这个道路上的那种人,另外一种就是在你前进的道路上不断和你有一些对抗的人。在专业上,有可能他今天比我好一点,我明天又比他好一点,两个人之间一直在较量。这两种人都很重要,如果没有人带领你来到这条路上,你可能永远与自己的热爱无缘。但是如果你在热爱的路上,没有人和你一直惺惺惺相惜,没有人能真的懂你,其实也是一种孤独。所以可以说,俞亮的出现让时光对自己更加坚定了,让他有动力一定要把这事弄好,而褚嬴对他来说则是动力的来源。

这个戏还有一个难点,但是不是我的难点,很多时候别人是看不见褚嬴的,只有我能看到,所以其他演员每次都要装做他不在。(笑)

界面文娱:你之前从来没接触过围棋?

胡先煦:对。我们在组里会有专业的棋手,那些真正的职业棋手会教我们下棋。

界面文娱:你在学习围棋的过程中会有什么特别的感悟吗?

胡先煦:我觉得最大的感悟就是围棋真的好难。这个戏我们拍了5个月,每天都跟职业棋手在一起下棋,如果是五子棋,你可能下5个月最起码能做到略知一二,但是围棋的话,我觉得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摸到皮毛,我可能也就算入门级的菜鸟。围棋太难了,最基础的定式都有几千种,其中的变化又是无穷无尽的。 我们拍戏的时候有一句台词,我已经记得不是那么精准了,好像是说围棋的变化之多是宇宙所有行星总和的二次方,你就知道围棋有多博大精深了。我其实一边拍戏一边在想,古人是真厉害,围棋能下到这个份上,很不可思议。

界面文娱:在拍这么一个涉及到很难专业知识的戏时,你会觉得有一些压力吗?

胡先煦:会啊。因为你会担心这个地方下的是不是对的。虽然我们有专业围棋老师,但拍的时候还是需要本人下嘛,所以你会很担心是不是下错了,内行人过来一看我就吓的一塌糊涂。这个戏最好玩的部分其实是我对围棋的了解也是跟着这个戏变化的,我们拍的时候都是顺着拍的,比如说我们刚开始拍学校那一部分,时光对围棋还是一窍不通的状态,对应的刚好是我刚进组时候的状态,到后期我也稍微能了解一些定理定式、能解一些死活题的时候,时光也变成了一个初段的选手,所以时光的走向是和我本人的走向同步了,这个过程还挺有趣的,也会替我减轻一些压力。

界面文娱:单纯说下棋这件事,你觉得对你来说有吸引力吗?

胡先煦:有吸引力。这个戏已经拍完一年了,但我时不时还会下两场,其实还是有吸引力的。

界面文娱:吸引力来自于哪里?

胡先煦:来自于本能,如果你会一件事的话,你肯定会时不时想要做一下,对吧?比如说你可能学了一段时间画画,看见画布和画笔的时候,你肯定是忍不住想画一下,除非是特别不喜欢的东西,比如说数学,你即使会了,你也不想再做它了。

界面文娱:你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什么?

胡先煦:印象最深的是跳湖那场戏。8月的杭州还是很暖和的,那个时候我没跳,9月的杭州也是很暖和的,那个时候我也没跳,10月的杭州开始慢慢有凉意了,在最冷的那天我跳湖了。真是把我冻坏了,天太冷了,我也没在这种湖里游过泳,过去一直是在游泳馆里游,所以其实我还挺害怕那种踩不到底的感觉。你能想象吗?比如说你在一个1米5或者1米6的池子里,那踮脚跳一跳就能摸到地,甚至能摸到岸边。但如果你去找一个最深的游泳池让自己处在最中间,不要点脚踩地,其实还挺吓人,因为你心里没底,两边都摸不到,你又踩不到底下。不得不说刘畅导演还是很心疼演员,只跳了两次。

界面文娱:演了快十年了,你觉得自己现在在演戏这件事上开窍了吗?

胡先煦:到现在我也没觉得我演戏有多开窍。我也没觉得我很厉害。

界面文娱:你已经在中戏读了两年书,你觉得这种系统性的学习有没有对让你对表演的理解会更深入一些?

胡先煦:肯定会,包括台词、形体其实都可以对你的这部戏有一定帮助,我觉得可能是有一些提高的。

界面文娱:你觉得自己在表演上是体验派吗?

胡先煦:我觉得我可能成为不了方法派。这跟我小时候演戏的经历也有一定关系,小时候可能一直都是演着玩那种演法,一直都是通过这些角色在体验各种人生,所以我可能不太能把方法派的那套东西用的很好。

界面文娱:我看你之前在采访里面说,希望能演一些更复杂的人物,也希望大家不再把你当成一个小孩。

胡先煦:对。

界面文娱:你觉得《棋魂》这部剧能帮你实现吗?

胡先煦:尽量,只能说是尽量。《棋魂》这部剧我一直觉得他其实更加关注的是对于热爱的追寻,所以我也没太关注是小孩还是大人这方面,我现在在拍《快把我2哥带走》,在里面其实算是往哥哥方向发展,他已经是大学生了,要照顾弟弟妹妹,不再是一个孩子。

界面文娱:你自己会有那种很明确的时刻,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成人了吗?

胡先煦:过18岁生日那天我还挺感慨的,一直以来我都挺期待成年的,但是成年之后我就后悔了,就觉得我还是17岁的时候好,过19岁生日的时候我会想着要是现在18岁就好了,真是控制不了了。我已经想好了,21岁的生日我就当19岁的过,我开始往回过。

界面文娱:可是你年纪还是很小啊,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些?

胡先煦:这个事其实有两面性,如果你到30岁的时候还是像个小孩的话,别人可能会说你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缺乏责任心什么的,但如果你到40岁的时候还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人家就会夸你了,说你真不错,一直保持年轻,所以这个是分两面去看的,我也没有刻意想怎么样,顺其自然。

我希望在自己的生命里能保持一个随波逐流的状态,你看人一辈子也做不好几件事,我就希望我快快乐乐的,在每一个阶段喜欢做什么事儿就去做什么。我现在的想法就是能把戏演好就行了,然后我想在40岁退休,这些就是我现在想做成的两件事。也许我到40岁的时候又改主意了,但是我觉得始终跟随自己的想法走,这样很快乐,对吧?

就像很多人说的,人要有一些追求,有一些热爱的事情,要有一些持之以恒的动力,要坚持做成一件事,能多学习一些东西就多学一些东西。前面的我不否认,肯定是要热爱,我也有热爱的事情,我非常热爱演戏,我非常希望自己是一个好的演员,包括以后我还想尝试一下导演,也想尝试一些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但是关于最大化实现自己生命的意义,我现在还是想要打一个问号,可能我还没成熟到那个程度,我给自己定的要求就是我能快乐,然后做好交到我手上的事就行。如果别人信任我,把这件事交到我手上,我的能力也可以达到,我就一定竭尽全力把它做好。但是如果你跟我说你应该去干些什么,那我还是想快乐一些。对我来说,我想要做的大于我应该做的。

界面文娱:你既然这么热爱演戏这个事情,为什么想要在40岁退休?

胡先煦:我说的退休其实不是什么都不干了的意思,那活着有什么意义?我说的退休是不再机械化生活了,每年就拍戏、跑通告、抽空休息。我希望自己40岁之后不用再把精力放在赚钱上了,不用为谋生计去做一些事。比如说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爱做演戏之外的事的人,我希望在40岁之后的状态是,能碰到好的剧本我就拍,没有好的我可以一直等,我也不担心钱花完了。我说的退休是这个意思,不用做那么多占用我很多精力同时让我觉得不快乐的事。

界面文娱:现在对于那些占用你精力同时让你觉得不快乐的事情,你觉得能接受吗?

胡先煦:这个其实是根据我每天的心情而定。比如让我在很多人面前唱歌这件事,其实首先关于唱歌,我是有一些自卑心理的,每次参加一些活动的时候让我唱歌我都会很难受,我一方面是羞于开口唱歌,另一方面又很担心自己唱的难听。虽然我写过歌,也发过歌,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不想在大家面前唱这首歌,对吧?其实有些歌可能就是当时那个时候我想让你们听,但是你让我在很多人面前唱,我可能就会很难受。

但我现在也可以接受这件事,因为毕竟有人喜欢你,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地喜欢你、支持你,他们就是这么做了,所以我觉得也应该回馈大家。但是40岁退休以后,如果你还一直喜欢的我的话,那你就继续支持我演的作品,我可能在你们日常生活中出现的机会就没有那么多了。

  • 关键词浏览:
  • 棋魂
  • 胡先煦
  • 戚薇称恋爱核心是暴露问题 建议和伴侣旅行打麻将
  • 戚薇认为恋爱的核心就是暴露问题,建议恋爱中的人可以邀请对方来一场旅行,“不怕暴露问题,最怕看不到问题”。...

  • 韩红赞张靓颖新歌:你的努力 我由衷敬佩
  • 9月11日,张靓颖在《中国新说唱》舞台用歌词讲述了自己15年来的黑料和嘲点,勇敢将自己的伤疤揭开回应非议,获韩红暖心鼓励。...

  • “老生”程亮的戏曲人生 从逼上梁山到深沉地热爱
  • 程亮对京剧的爱并非天生从骨子里长出,却总在经历一番人、事、物后默默地往骨子里扎根,而观众每响一次掌声,这爱就扎得更深一寸。...

  • 全新内容制作升级 音乐剧《一爱千年》2.0升级版线下巡演启航
  • 9月4日晚,音乐剧《一爱千年》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盛大开演,成为“剧院上座率调至50%”后在该剧场上演的第一部音乐剧。...

  • 杨千嬅庆出道25周年 晒粉丝做的纪念视频发文感谢
  • 7月16日是杨千嬅出道25周年的纪念日,她发文对所有曾经支持她帮助过她的人表达自己的谢意,并附上了粉丝为自己剪辑的纪念视频。...

  • 张萌绿洲回应唱海豚音 感谢黄圣依伊能静信任支持
  • 张萌在绿洲晒出视频回应了节目中提议要唱海豚音原因,并感谢两位队友黄圣依、伊能静的信任和支持。...

  • 金晨绿洲倍速跳《无价之姐》 动作到位显舞蹈功底
  • 7月3日,金晨在绿洲分享一段《无价之姐》的倍速挑战视频,发文:“搞快点咯!”...

  • IU公司提告恶意留言者 酸民呛:个人意见不能写吗
  • 韩星IU(李知恩)所属经纪公司EDAM娱乐24日宣布提告所有毁谤者,并说明了已经针对屡犯多次的酸民提告,相关人士也都完成了传唤调查。...

  • 明星“入职式代言”能持久吗?
  • 刘涛入职阿里,欧阳娜娜入职淘宝,郑爽入职快手……近期,数位明星入职互联网公司的新闻备受关注,这是明星放下自己的本行谋求转型吗?其实不然。...

  • 杨幂绿洲营业晒半脸自拍 睫毛纤长眼神深邃电力足
  • 6月5日,杨幂绿洲上线营业晒半脸自拍美照,并俏皮发文:“滴,自拍”。...

    最近更新

    武汉热线始建于2013年,是武汉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是全国各界人士了解武汉的主要窗口之一;本站以武汉本地新闻为主,可以说是武汉地区最全的本地新闻资讯网站了。

    如果你发现本站的内容有侵犯到你的合法权益,请附上你的权利证明发送邮件至admin$shzx.org,经本人核实后将以最快的速度删除。

    Latest Copyright © 2013-2099 武汉热线 版权没有 盗版不究 欢迎转载 请勿镜像 娱乐吧 友情赞助